<tbody id="txjgm"><noscript id="txjgm"></noscript></tbody>

<dd id="txjgm"></dd><s id="txjgm"><object id="txjgm"></object></s>
<strong id="txjgm"><pre id="txjgm"></pre></strong>

    <dd id="txjgm"><noscript id="txjgm"></noscript></dd>

    <s id="txjgm"><object id="txjgm"><input id="txjgm"></input></object></s>

    <rp id="txjgm"></rp>
    <th id="txjgm"><pre id="txjgm"></pre></th>

   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->社会新闻->正文

    高价集卡、游戏道具充值、打赏主播……
    未成年人不理性消费如何管?

      购买动漫卡片、道具游戏充值、打赏主播……不知从何时起,少则百元多则数千元的大额消费,可以从未成年人的手中轻松支付。是谁在成全未成年人线上线下的不理性消费?如何杜绝未成年人不健康的消费理念?记者在我市进行了采访。

    QQ图片20211007103601.jpg

    图为朱莹莹儿子购买收集的各类卡片。

      痴迷收集“卡片” 花费不菲

      “家里有几百张各种各样的玩具卡片,我之前还清理掉很大一部分,没想到这些卡片都“价格不菲”。国庆节过后,家住滨江苑小区的市民朱莹莹发现儿子带着一百元现金去学校,打听之后,孩子告诉她想去校门口商店买一套新到货的卡片,一包十张,价值一百元。“每年会从孩子的压岁钱中拿出一部分交给他自己保管,是想培养他的金钱管理能力,不想也暴露出很多问题。”朱莹莹说。

      10月15日下午,记者跟随朱莹莹来到大观区的一所小学门口,此时距离上学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十多个孩子将小商店的柜台围的严严实实,卡片是咨询的热门商品。一个孩子询问“黑钻卡片”后,店主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铁盒子,收费100元。

      “几张卡片为什么这么贵?”记者询问店主。“这种黑钻标志的卡片进价高,批发市场还有三百元一盒的卡片。”店主告诉记者,超过一百元的卡片,有孩子订购她才会去进货。

      记者了解到,这种卡片销售类似于“盲盒”,商家不断推出所谓的稀有卡片,越贵的卡包抽到好卡的几率就越大,这种诱导性的推销方式很容易让小学生着迷,想方设法为其买单。

    QQ图片20211007103601.jpg

    图为程鹏申请退款的游戏充值费。

      线上游戏、打赏 监管更难

      相对于线下消费,未成年人线上消费往往更难被家长监管。“如果不是游戏平台推出未成年人不理性消费措施,我至今也不清楚孩子短短三个月为手机游戏充值金额达5千多元。”家住阳光花园小区的市民程鹏说,今年9月底,他12岁的女儿主动和他商量,决定不再玩之前的网络游戏,希望父亲帮助她申请退还之前为网络游戏充值的费用。

      经过二十多天的申请审核后,系统提示告知程鹏将在十五个工作日内收到4300多元游戏充值退款,但这并不是她玩游戏以来充值的所有费用。“孩子主动承认从今年6月份到9月份,为这款游戏充值超过五千元,都是通过我手机微信绑定的银行卡支付的。”回忆起孩子为游戏充值的经历,程鹏说,有几次是经过他本人允许的,而多数情况下他并不知情。

      今年8月中旬,腾讯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及半年度业绩报告,报告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,16岁以下未成年人对其在中国网络游戏流水的占比为2.6%,其中12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占比为0.3%。作为国内最大的游戏平台,二季度腾讯游戏收入高达430亿元,同比增长12%。其中,国内游戏收入为75%,约合322.5亿元。由此推算,16岁以下未成年人在今年二季度为腾讯游戏贡献的收入为8.385亿元,换算可得出,二季度16岁以下未成年人每天在腾讯游戏消费达到931万元。

      “9岁的女儿周末拿着我手机刷了一会抖音,她居然通过我的账号购买抖音币打赏主播。”市民潘丽告诉记者,对此,其女儿回应打赏的缘由只是因为觉得主播很幽默。潘丽赶紧修改了手机支付密码。

      对此,安庆市第二中学政教科副科长莫瑶认为,一些从未挣过钱的青少年对价格缺乏应有的敏感。他们往往喜欢根据自己的喜好和物品的颜值、品质下单,而不去想昂贵的价格对于父母意味着什么。“引导未成年人对金钱有正确的认知,学会合理消费,是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生活习惯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”莫瑶说。


    (全媒体记者 刘惠子)

    下一篇文章:省“举旗帜·送理论”专题宣讲报告会在迎江举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