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txjgm"><noscript id="txjgm"></noscript></tbody>

<dd id="txjgm"></dd><s id="txjgm"><object id="txjgm"></object></s>
<strong id="txjgm"><pre id="txjgm"></pre></strong>

    <dd id="txjgm"><noscript id="txjgm"></noscript></dd>

    <s id="txjgm"><object id="txjgm"><input id="txjgm"></input></object></s>

    <rp id="txjgm"></rp>
    <th id="txjgm"><pre id="txjgm"></pre></th>

   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->文化娱乐->正文

    舞剧《红楼梦》为何这么火  

      上个月首演后,舞剧《红楼梦》热度持续上升,豆瓣评分目前稳定在8.9分。“冲喜”“省亲”“团圆”“花葬”几个段落被观众反复提及,《舞蹈风暴》选手黎星、李艳超对宝玉和黛玉的精彩演绎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    在国家大剧院演完,这部江苏大剧院原创舞剧将在10月22日至23日来到上汽·上海文化广场,参演“演艺大世界 艺聚大上海”舞台艺术作品展演季。此前,《红楼梦》已被多次搬上舞剧舞台,这个全新的版本有何不同?昨天,记者远程采访了舞剧《红楼梦》主创和主演,提前探个究竟。

      “十二金钗”的故事

      面对《红楼梦》,年轻的主创团队有过压力和纠结。

      《舞蹈风暴》第二季亚军黎星是舞剧《红楼梦》的导演和贾宝玉的扮演者。“在舞剧《红楼梦》里,宝玉不是主角,是视角。整部作品的主线,是通过宝玉的视角,讲述‘十二金钗’的生命历程,她们开放,她们凋零。”

      “生命”是舞剧《红楼梦》的关键词。联合导演李超说,反复阅读原著,褪去时代背景后,最能打动他们的正是这十二个姑娘的命运。“我想何不就借这个机会,把姑娘们都请到舞台上,把我想和她们说的说了、想问的问了,同时也想请观众看看荣国府里满堂的精致,寻着箫管笙笛,游历大观园内四时之景。”李超说。

      舞剧《红楼梦》的十二个章节中,除了还原原著中的“省亲”“游园”等“名场面”,还创造性地加入了“新场面”。比如“团圆”,便是在繁华落尽后,让“十二金钗”在舞台上重现。

      黎星和李艳超,克制的“宝黛”

      在舞剧《红楼梦》里扮演宝玉和黛玉的黎星和李艳超,因为《舞蹈风暴》被观众认识。两人是原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同学,相识和搭档了十几年。舞剧《沙湾往事》是两人合作的第一部舞剧。后来,黎星的导演处女作《大饭店》,也请了李艳超来演主角。

      不同于《沙湾往事》和《大饭店》,黎星和李艳超在《红楼梦》里演的“宝黛”,感情更加“克制”。黎星说:“‘宝黛’在共读《西厢》前,两个人的关系还不是爱。我们通过双人舞,将爱从无到有展现出来,需要眼神和细节的把控,不经意地表露,这建立在我们两人十几年的默契配合之上。”

      不着一言,有千言将说

      江苏大剧院副总经理李斯思还记得,2019年,她刚来剧院,面对题材库里的十个故事,一群年轻人把票投给了《红楼梦》。“我当时挺惊讶,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依然这么喜爱这样一部中国古典文学名著。”于是,江苏大剧院请来了年轻的主创们,希望能创作一个更接近当下年轻人审美的版本。

      “舞剧没有台词,但我们希望能营造一种‘不着一言,有千言将说’的感觉。”编剧崔磊说。他的搭档、编剧李宜橙,每次看完演出都忍不住流泪。“我们很感慨,两位导演在文本之上给了我们另一层想象的空间。”

      舞剧《红楼梦》高度还原了“十二金钗”在原著中的形象,包括服饰和妆容,小到耳环、眉形、衣服上的花纹都十分精致考究,舞台上的人物,如从古画中徐徐走来。

      有看过首演的观众认为,在华服的包裹和局限下,人物的舞蹈性似乎少了一些。对此,黎星回应,他们希望呈现的是一种“精致与克制”。为了展现“太虚幻境”,他们曾编创一段非常过瘾的舞蹈,但最终还是忍痛删掉了。剧中的人物有不少“走”的动作,看似简单,但要做到气定神闲,对演员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。

      “就像最好的食材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法,简洁、充满东方韵味的动作,最能凸显‘十二金钗’的个性和命运。”黎星说,“《红楼梦》是读不完、编不完、跳不完的,如果能留给观众一些想象,与当下产生一些对照,就足够了”。

    上一篇文章:“我仿佛踏上了那段神奇的旅程……”国际学者在沪参观中共一大纪念馆

    下一篇文章:时隔38年回归,《天书奇谭》这一幕让网友泪奔